• 欢迎访问中视在线!
首页 > 社会 > 正文

吉林通化:众村民实名举报村官横行乡里,纪委称已经处理

2020-10-08 09:39  来源:焦点日报   浏览数:
吉林省通化市是一个山灵水秀的地方:一条大江蜿蜒曲折的穿过整个城区,城市在浑江两岸龙盘蛇绕,格外富有灵性。该市东昌区江东乡的左安村(又叫佐安村)是一个城中村,也沾上了...

吉林省通化市是一个山灵水秀的地方:一条大江蜿蜒曲折的穿过整个城区,城市在浑江两岸龙盘蛇绕,格外富有灵性。该市东昌区江东乡的左安村(又叫佐安村)是一个城中村,也沾上了这个城市的灵气,曾经是个富裕的地方。

可是,就在2020年9月的一天,左安村的几个村民找到编辑部,将一封由270名村名联名的实名举报信交给记者,他们说:以前任村书记孙恒文为首的一伙人,横行乡里、欺上瞒下、无恶不作,不仅随心所欲的霸占、转卖土地从中牟利,还伪造手续侵吞巨额集体财产,村民们稍有不满或者反抗,就会招致他们黑恶手段的打击报复!自从2017年3月份以来,村民们就联名不断的到上级政府和纪检部门实名举报,要求村务公开,因为有强大的保护伞,他们的举报和要求至今没有结果。

记者随后赶赴通化。陈仁权、庞福星、周顺利、刘兆国、赵志丹、杨希军、吴国安、于连刚、袁贵范、刘春海、于国安、刘本礼、杨玉芳等村民们向记者介绍:自从孙恒文当上村书记后,他勾结张氏五兄弟(张福君、张福臣、张福有、张福义、张福全),大肆笼络、收买社会人员、刑满释放人员,以“左安村书记基地”为联络中心,以恒达蔬菜种植合作社为诱饵,大肆侵吞国家精准扶贫款、粮食补贴款、修河款、修路款、低保贫困救助款,侵占征地款,出卖集体土地、殴打村民、欺压百姓,作恶多端、独霸一方、恶贯满盈:

私自霸占,违法出卖村集体土地

陈仁权等村民介绍:2017年3月30日,我们向乡政府、东昌区政府提出关于村务公开的申请,到现在为止一共有270人联名。到现在不仅没有公开,当我们递上联名申请的时候,我们村的村书记就知道了,没收了陈仁权的40亩承包地,就是因为陈挑头让他公布村务财务。当时,陈仁权还不知道,2017年年末没收的,他也没通知。直到2019年师范学院开始征地,陈才发现了自己的地在被征地的范围之内,就去问,回答说没有你的地,没征你的地。后来,陈去土地局调取,才发现自己的44亩地被他占了15亩。他就去找乡党委书记,乡书记说你的地已经被村里没收了,还拿出来一个一2017年的5月份的签名。陈仁权看完签名,就去问村民,很多村民都说我没签名,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是没签名的。陈仁权向记者介绍,村里签名没收我的地时是这样写的:把陈仁权的地没收了,分给你们,你们同不同意?结果,他把地没收后归了村委会。孙恒文这伙人因为跟师范学院已经达成协议了。收回村委会所有后,他们把这块地承包给了村委会成员,被师范学院征收之后,钱都归了他们个人。

师范学院一共征地33亩,征地补偿一共是589万。师范学院的征收协议是2019年1月10号签的,这个协议是私下里签的,私自签协议的有村书记孙恒文,这个朱曙光是村委会的副主任,村主任是张福义,是法人,他没签字,也没有村委会决议。他俩背着张福义就跟师范学院签了协议,甲方师范学院,乙方村委会,就把这个地私自卖给了师范学院。

更为严重的是,孙恒文还与其父孙万才合伙,共侵占、倒卖集体土地近千亩。

刘凤山前沟。2002年,孙万才看到刘凤山前沟挨着鹿场,早晚得征用,就承包了下来,在围墙外承包了十五亩林地。承包完之后,2007年,林木被孙恒文全部砍掉。这十五亩林地砍完之后就建起了一座别墅,盖了个二层楼大院儿。这别墅盖完之后对外称孙书记基地,他用这个基地专门笼络各级政府官员,到年底,杀猪宰羊、请客都在那个地方,这个基地现在还在。

由于村民的反映,2007年发现砍树之后,东昌区林业局森林警察大队曾经对其处罚一次,罚了他两万块钱,让他恢复林地,他也没恢复。2017年,村民又反映此问题。孙又被东昌区林业公安处罚了第二次,但2017年处罚后到现在林地也没恢复,他还在继续用。到了2019年的年末,由于这别墅太显眼了,东昌区行政执法局把二楼给扒了,却只扒了一个二楼,所有的院套百分之八十的建筑一动没动,现在还在,已经发展到25亩了。通过申请信息公开,我们调出来的信息是:这个地方,他只批了两亩,他申请的是1159平米,不到二亩地,占了近25亩。

位于佐安一组小魏家沟的华政化工有限公司,是孙恒文招商引资引进来的。他审批的是1.0090公顷,一公顷多点儿,但实际它占了81.05亩。这个是我们用测量仪测的。

江东乡工业园区占地260亩,但工业园区没建成,剩下的土地都由他垄断。他们利用这些土地骗取国家玉米补贴款,谁要种那地还得给钱。孙恒文大舅哥承包了其中的30亩,转手卖给了市政工程处,卖了2700万元,村民们和村集体一分没得到。

三组西岗,他以温室大棚的方式占了150亩地,以恒达合作社名义租我们27个大棚,从2014年到现在一分钱没给集体交,收入都是他个人的。他不但不交钱,还从我们征地款里头拨给他80万。这是我们从账上看到的。

伪造村民签字,出卖集体土地四百亩。2015年2月2日,村书记孙恒文、村长张福义、副村长朱曙光他们三个暗中伪造十七名村民代表签字。这十七名村民代表其中就有我(注:陈仁权)一个,替我签的字。这份招商引资协议是2015年2月2日签的,直到2018年末2019年初我们才发现。当时,东昌区政法委马文东带领调查组来调查过。当时,这十七名村民代表都说不知道这事儿,签字也不是自己签的。这事儿就涉嫌了伪造证据,骗取集体资产。后来上面就有人下话了:这次调查不算数,重新调查,并通知孙恒文一伙,你们赶紧做工作,让这些否认自己签字的马上改口。在第二次调查时,有部分村民就改了口。为了逼迫村民们改口,孙恒文一伙人晚上到各家各户威胁逼供,你要不改口,将来就收拾你,在他们的威胁下,有一部分村民改口了,调查也就不了了之了。

大肆贪污、侵吞、挥霍集体财产

我们村共有四户企业。第一户是左安村机砖厂,是非常出名的,非常大,共有多少设备呢?我这有原书记于庆友的一封举报信,他举报孙万才在担任左安村书记三年中,大肆贪污、侵吞、挥霍集体财产达百余万元。左安机砖厂原有设备:大型推土机两台,孙恒文以一万五千元价格卖出一台没上账,剩下那一台下落不明,也在让他卖了;松辽吉普车两台,北京213一台,北京吉普一台,重庆八零摩托一台。以上所有车辆均被孙恒文卖掉,没上账。他卖完车辆又卖砖厂的房子,砖厂有一座房子,他卖给了一个个体屠宰户,卖了三万元没下账,让他花了。孙卖完房屋后,又以砖厂的名义代收砖厂附近居民的电费,把收电费收得的钱自己全部花掉,一共十二万,电业局让左安村承担。

1996年,孙恒文以砖厂名义向农行信用服务部贷款60万元,均被孙恒文个人侵吞掉,现在由左安村承担还款债务,加上三年利息共计90万元。倒闭后的左安村砖厂数百万的设备均被其变卖、挥霍一空。

把砖厂变卖之后,孙恒文又于1999年承包了左安批发市场,批发市场承包后,本来是自负盈亏,独立经营,结果他用的人都是由村委会给开支,挣的钱全归他自己。最后,他以两份协议,把批发市场26个库房全归他个人。这两个协议书,第一个协议是2000年5月29号签的,刘希贵等十五人;第二个协议是2000年5月30号签的,刘希贵等10人。这些人都重名。这刘希贵是谁呢?就是孙恒文的老丈人,剩下的也都是他的亲属。还有个“大经久”,是个酒店的名字,也顶人名。说是村委会欠了这些人的钱,用26个库房顶账,26个库房所有一切归乙方所有,乙方是谁?乙方其实就是孙恒文。对此,法院居然还有裁定。就这样,他没用一分钱,就把左安村机砖厂、批发市场归了他孙家所有。

还有左安村五组的塑料印刷厂,被孙恒文的义父秦殿财霸占,也没拿一分钱归了他自己所有。

利用职权骗取国家精准扶贫款和各种补贴款

孙恒文等人利用职权敲诈、骗取国家精准扶贫款、修路款、玉米种植补贴款、左安村落户款、“违章建筑保护款”等。为了达到敛财目的,他们煽动村民,围堵驻村企业,围堵市委市政府,敲诈企业巨额资金,还没收村民承包地,没收残疾人的扶贫款。

2015年至2016年,孙恒文利用恒达蔬菜种植合作社,骗取东昌区政府精准扶贫款96.6万元。这是纪委查的。后来,有领导就说了:你这个事儿精准扶贫款不要再提了,别的事儿就足够了,但是到现在也没查。

2014年在建西岗温室大棚过程中,他们将东昌区政府扶贫办投资建的九个大棚,对村民代表说建了27个大棚,花了10016196元,实际上是东昌区政府扶贫办给投的资,投资300万元。孙恒文把这三百万元给隐瞒了,说是村里拿钱建的。

孙恒文等人利用合作社霸占集体投资的温室大棚27座、集体土地150亩,五年内没向村集体交过一分钱,却挥霍集体资金一千零一十六万。这个数是东昌区纪委查出来的。

以孙恒文为首的村委会,从2014年至2017年,每年都谎报玉米种植面积,骗取国家补贴款,数额巨大。其中一组的队长刘凤武一分承包地都没有,每年却领120亩地的玉米补贴款。

孙恒文自从任书记以来,利用职权收取落户费,凡是落户进左安村的,每户收五千至三万。其中,黎竹元,收了他三万块钱还没给落,也没给退钱。其在任期间,落户到左安村的人有近百人。

在孙恒文当书记期间,凡是村民在自家院内建房的,都得向他交五千到一万的保护费,他们管这个费用叫“违章建筑保护款”,不交的就让乡里来拆。

左安村在2019年1月10日与通化师范学院签订土地征收协议中,孙恒文等伪造了两项补偿。本来没有大棚,却称有大棚10.5亩,编造了红豆杉苗木2.87亩,共获虚假补偿2784600元。

2016年,村书记孙恒文、村主任张福义,以村里修河的名义套取集体资金两笔共计60万元。本来是移民局给移民修的,他们却背着村民说是村里出资60万修的。从2015年至2017年,孙恒文、张福义又以修村路为名,两次套取集体资金120万元,一次70万,一次是50万。

原村书记孙万才和其子孙恒文在任期间,多次以左安村名义向农行和个人借款,供自家使用,所发生的债务均由村委会集体承担。

由于孙恒文等人的垄断,全村历年来财务都不能公开,左安村二组、三组村民曾于2017年5月24日联名向东昌区农经局、江东乡农经管理站,请求对左安村村务财务依法给予公开并审计。可是在保护伞的保护下,至今没有公开,也没有进行审计,致使左安村的财务出现很多问题,有的问题已经构成犯罪。

2014年10月,左安村村委会虚构劳务费,将左安村三组征地款27.7万分掉,没有任何凭据。

通钢高炉占地后,有些人户口在这,却暂时联系不上,但人家有分配资格。孙恒文们把这些人的补偿款给留下了,一共留了31万,让他们以劳务费的名义都给分了,说是给村里干活了,村委会的这人员给分了。其中孙恒文分了三万块钱。他们做假账分钱,都分出了笑话:别人给村里干活干了50天,而孙恒文却干了250天。这活是怎么干的?

横行乡里,多次用黑恶手段报复村民

村民们说,对于孙恒文、张福义一伙的种种恶行,村民们早就忍无可忍,他们通过举报、诉讼等手段进行反抗、维权。但是,在保护伞的保护下,这伙人竟然公然蔑视和践踏法律:

由于张氏家族无视左安村依照合同约定日期下达的收回承包地通知强行耕种,左安村于2009年4月30日向东昌区法院提起诉讼,张家兄弟得知村委会委托陈仁权作为诉讼代理人后,于2009年5月5日夜里,将陈家的房门用铁丝拧死,张福臣、张福有、张福义、张福全等七八个人用石头、砖头、木棍等将陈家的门窗全部砸碎……

2010 年初,在通化市中级法院开庭前,张福臣、张福义、张福有在中级法院楼外将陈仁权叫住强行要求撤诉, 被陈拒绝,庭审后在走出法庭时,张氏兄弟在法庭走廊里将陈打倒, 110将陈送到新站派出所报案……

2010 年春,张氏兄弟败诉后,于晚上在前兴路2号尹天生家楼里,又将原村主任尹天生用铁棍将头部打开花缝了几十针,尹天生惧其兄弟手黑,未敢报案,怕再遭报复。日后张福有在左安工业园区见到尹时,还故意挑衅尹天生,问他:头好了?还疼不疼?

张氏兄弟打完尹天生后,又怀恨时任村书记的黄敬才,在左安村2013年换届选举时,拿黄敬才的哥哥黄敬华开刀,在选举点名辱骂黄敬华、贴大字报、放录像编造谣言,并在2015年左安村会议室内公开殴打黄敬华(老站派出所有备案录像)……

2015年春季,孙恒文集团成员张福有组织煽动村民二、三十人无故封堵通化市二建公司位于左安一组的采石场道路长达两、三个月,致使二建公司的采石场几年无法正常生产运转,企业被迫停产,直接经济损失上千万元……

这伙人甚至连残疾人都不放过。2013年秋季的一天,残联刚刚给身体严重残疾的郭福荣、马瑞富送去补助款6000元,不到一小时,张福义、葛长云就到了,威胁自己在家的郭福荣:“你要是不把钱给我,我就把村里给你家盖的房子扒掉”,强行“要”走了残疾人刚刚到手的6000元补助金……

周顺利是1978年从山东移民来到左安村落户的,至今已经落户左安42年之久,无论村里收什么费他都交,与一般村民没有两样,却被孙恒文一伙当成三等公民,每当分补偿款时,别人能分得10多万元,却只给他几百元,说他家的人是挂靠户,而周顺利应该得到的大部分都不知了去向……

村民们说,由于孙恒文作恶多端、严重失信,2015 年东昌区法院将其列入失信人员黑名单。2017年7月13日,东昌区法院还曾向江东乡党委下达(2016)吉0502执223 850司法建议书,法院建议江东乡开除孙恒文党箱,免去其江东乡人大代表资格,撒销其左安村书记职务,但此事也被孙恒文给摆平了。现在,孙恒文虽然已经不是村书记了,却依然在背后控制着左安村两委班子,继续称霸一方。

孙恒文一伙真的如此嚣张、跋扈、无恶不作?难道真的无人来管他们吗?记者日前专程前往东昌区纪检委核实此事,得到的答复是:“对于孙恒文等人的问题,纪委已经调查处理过。”东昌区纪委一位姓向的信访负责人称:左安村村民举报孙恒文、张福义等人的材料很多,我们形成的卷宗有这么厚(注:其用手比划着,大约是一尺厚),我们下去调查多次,也对孙恒文等人进行了处理,孙现在已经不是村书记了。至于村民们反映的涉黑涉恶问题,属于公安机关的办案范畴,不属于纪委的管辖范围。

因为村民们反映的问题太多、太复杂,作为媒体记者,不能一一核实清楚,只能希望当地政府、纪检、监察和公安机关去认真调查。在此,媒体只能将村民们的举报内容如实呈现出来,希望引起政府和有关部门的重视,村民们的说法并不代表媒体和记者的观点。但是,我们还是要问,左安村众多村民反映的问题是真的吗?如果不是真的,怎么会有那么多村民联名实名举报?如果他们反映的问题是真实的,那么,对于村民们反映的侵吞集体土地、侵吞集体财产、涉黑涉恶等问题,为什么孙恒文、张福义等人至今仍未受到法办?在依法治国的今天,为什么这些人仍然能横行无阻?东昌区纪委称:对于左安村的问题“已经调查处理”,为什么村民们还在要求村务公开并继续上访告状?到底是什么部门、什么人在孙恒文等人的背后充当保护伞?对于左安村村民们的举报,媒体将继续关注。(记者劲松 峻岭 梁涛)

转自:
http://www.jdrbw.com/FocusNews/2169.html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出处非(中视在线)的作品,均转载于自其它媒体或会员发布,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目的在于信息的传递,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如对稿件有质疑请与本网客服联系。

2、凡涉及客服电话、转账交易等请查询官方认证,谨防上当受骗。

3、为了保障人身和财产安全,请核实安全认证的官方客服电话,防止上当受骗。

4、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15日内联系本网客服。